当前位置: 首页 > 阀门资讯 > 阀门咨讯 阀门咨讯

四、“安全阀”:化解城市社区民族冲突的机制建设

城市社区凭借自身的组织体系、充足的信息资源、丰富的实践经验、较高的社会认可度等优势,在解决民族矛盾中发挥“无形”和“有形”的积极作用。 . “可见安全阀”是指现有的用于缓和冲突、转移冲突的组织和个人; “无形安全阀”表现为对社会有强烈认同感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即对社会充满信心。 [13] 通过对导致城市社区民族冲突的因素分析可知,冲突的产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矛盾和不满的积累。和其他方面,成为“隐藏”。第二阶段是由于直接的利益冲突,或者是在“隐藏”冲突的基础上,由直接事件触发,即爆发性、对抗性冲突。

(一)社区“隐形”安全阀——加强日常服务管理,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提供社区支持,帮助他们增强社会适应能力,减少负面情绪的积累,预防种族冲突

p>

社区可以利用广泛的社会和信息资源,充分调动社会支持网络的各个主体,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提供就业技能培训平台。通过培训,他们可以实现自我发展,适应现代工业社会的工作要求。同时,社区还可以与其他社会组织或机构形成合力,建立双向联动机制,为少数民族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搭建农民工与企业之间的劳动力供需桥梁。根据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少数民族农民工就业和工资平等权利,帮助少数民族农民工实现经济适应和融合,减少“相对剥夺”,提高农民工素质生活,并尽量减少种族间冲突的潜在因素。

在政治权利方面,鼓励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积极参与社区政治活动,如行使政治权利、履行政治义务、参加居委会选举、居民会议等。通过参与社区内的文化活动,可以增进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与社区居民的情感交流,增进相互认同,减少社区居民对他们的偏见和歧视,消除不良情感体验。面对文化异质性和非均衡性造成的“内卷”、“排斥”等现象的矛盾积累,社区可以利用其直接性和群众性,为少数民族移民和原住民提供服务。提供更多交流机会,增进彼此间的相互认同。此外,通过组织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和少数民族文化活动,建立兴趣小组等,可以为族际交流和交流提供更多机会,减少相互对抗和矛盾积累。

(二)社区“有形”安全阀——采取应急措施平息紧张情绪,搭建对话交流平台,提供宣泄和疏导矛盾的渠道

社区化解突发性民族冲突的思路是先控制冲突事件,然后利用社区优势提供对话交流的平台和化解冲突的渠道。与冲突前的隐性矛盾相比,突如其来的民族冲突多是由直接的利益冲突或隐性矛盾的积累引起的,往往以暴力形式表现出来。如果任其发展,很容易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社区工作者,特别是在居委会工作经验丰富的社区工作者,要在突发事件发生时迅速反应,充分调动相关社会资源,为矛盾的发泄提供可控平台。既不能不发泄矛盾和不满,也不能任其发展失控。处理好民族冲突社会安全阀,必须采取意见表达、意见交换、利益融合、终局裁决等程序。 [14]

导致冲突的因素包括实际的冲突情况和所涉及的情绪,[2]46 而这种情绪的卷入会进一步增加冲突的强度。社区调解员的作用是尽可能地剥离冲突中包含过度情绪的不切实际因素,使冲突双方能够客观地处理冲突局势。充分发挥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中品德高尚或宗教人士的作用,让他们出面协调,或发挥居委会的协调作用,缓和冲突双方的紧张局势,搭建对话交流平台将发挥重要作用。依靠丰富的冲突解决经验和对冲突基本信息的准确把握,社区调解员可以及时发现双方在民族冲突中的争议焦点,在分析冲突性质的基础上,找到可以接受的利益交叉点双方,通过对话协商消除民族矛盾。 但有时在特殊情况下,如冲突双方仍存在争执,互不妥协,民族间冲突的解决需要相对权威的主体进行“判断”。社区居委会虽然不是司法审判机构,但作为社区居民的自治组织,在长期的服务管理实践中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认可度,可以发挥这一作用。社区在处理民族冲突时,应及时跟进并发布正确信息,防止其被不法分子利用,防止错误信息传播,煽动民族情绪,引发对抗性暴力冲突。

(三)社区安全阀——将对城市民族工作产生重要影响,推动城市民族工作模式的改进和创新,提高其服务管理的意识和水平

科斯认为,一定程度的冲突可以促进社会环境的适度调整,相对灵活的社会可以从冲突中受益。 [2] 114社区“安全阀”的存在,可以为城市社区民族冲突的爆发提供容纳空间,形成灵活的社会结构社会安全阀,让冲突得到适当的宣泄而不失控,从而达到减压的目的。某些类型的社会冲突代表了社会固有问题的不断加剧,提醒社会及其管理者注意现行制度或政策的不合理性,并为管理者提供参考信息。民族冲突的发生,往往暴露出制度安排、法律法规、工作方式等方面的问题。这样的社会预警,有利于及时纠正乱象,进一步完善城市民族工作的相关制度。

在现代社会,冲突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教会个人遵守社会规则,促进人的社会化。 [2]126 民族间的摩擦和冲突过后tycovalve,有利于增进双方的相互了解。对于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可以帮助他们加深对城市社会秩序和规律的认识,不断实现城市的再社会化。两党在族际冲突中相互了解的加深,可以使两党更容易形成城市社区生活的共同利益和交汇点。在类似的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指导下,实现城市社区之间的社会融合。在社区发挥“安全阀”功能的过程中,社会矛盾得到解决后,一定程度上会调整原有的社会规范,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关系。 [15] 民族冲突发生后,社会冲突的隐性因素会引起城市民族管理部门对某个问题的警觉,民族工作部门必然会予以重视并积极应对。这也成为推动社会新规范建设的重要因素,从而推动创建更适合城市民族发展的服务管理模式。

上一篇 : 在线校验安全阀的整定压力,你知道吗?(一)
下一篇 : 一年一度的石化装备大会——第十二届上海国际石油化工泵、阀门及管道展览会